越南“金融大佬”拘留期间突然死亡当地媒体纷

2019-08-10 22:37

  7月18日下午,小编在浏览越南新闻时,发现越南主流媒体都不约而同把这一消息,作为头条进行报道。而且,报道标题表述的用词,还略有不同。具体怎么样,大家一起来看下文。

  大概了解越南投资发展银行以后,我们再一起来看看其他媒体头条标题,是怎么报道这个BOSS“熄火”。

  这是VNEXPRESS(越南快讯网)7月18日当地时间13点32分的报道,标题为:Cựu chủ tịch BIDV Trần Bắc Hà chết,中文直译为:越南投资发展银行前董事长陈北河死。

  Zing.vn也是把该事件作为头版头条进行报道,报道的越南语标题则为:Cựu Chủ tịch BIDV Trần Bắc Hà tử vong,中文直译:越南投资发展银行前董事长陈北河死亡

  除了上述主流网站,还有其他小网站,小编就不一一道来了。即便只列举了这些主流网站,细心的读者可能都会发现一些“文章”。

  现代越南语虽然在字形上已经无法再体现出对应的“象形含义”,但是,在意思表达上,还是比较丰富多彩的。

  比如对“死”的表述,可以直接叫“死”,也可以叫“死亡”、“过世”、“逝世”等。对死者使用不同的“死”的表述,也反映了说话人的态度。

  此外,越南语的人称是相当复杂和丰富的,使用不同的人称代词,也体现说话人的不同态度。比如文中提到的“ông”有“先生”、“爷爷”等尊称的含义。也有直呼其名的,其意义和中文差不多。

  另外,还有报道的时间问题,一大清早就“挂了”为什么到了中午及下午,才有媒体先后报道,都是可以讨论的无聊话题。

  话就“点到为止”,剩下的大家自己想咯。反正,大家可以回头再看看上面的表述,这方面我们不宜过多深入“探讨”。

  哪一段话呢,就是上面这截图中间灰色背景的那段话。有意思在哪个地方?报道文中单独中间插入一段话,其他报道内容“四周环绕”,这是生怕别人看不到的操作啊,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小细节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灰色背景文字的内容,中文大意是:105军医院政委杜光冒大校透露,大约早上6点30分(7月18日),陈北河先生被T771拘留所、国防部刑事调查局的人送到105军医院处于已经死亡的状态(为了尽可能保留原文意思,故此处直译)。之后,医院已经把死者的尸体转到殡仪馆保管待办相关手续。死因鉴定事宜将由法医机构执行,因为河先生(越南称名)是在医院外面死亡。

  光是这段话,小编目测好奇心强的读者会读出很多版本呢。涉及到银行方的死者、拘留所、国防部、军医院。医院没有说“送到不治身亡”,而是直截了当说清楚“院外死亡”,死因由法医部门鉴定(与我院方无关)。

  死亡地点医院排除之后,剩下就两个地方:一个是送医路上,一个是拘留地点。到底属于哪一种情况,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。若是来医院途中死亡,仍然送医院“抢救”,这还好理解。若是在拘留地点明知已经“挂了”,还送来医院过一下“程序”,结果医院“甩手不干”,就好玩了。

  至于读者怎么猜测的,我们不好多说,只能“仁者见仁智者见智”了。至于背后真实的案情、死因、利益链等等,就只有越南自己知道了。我们能告诉大家的,只能以官方消息为准。

  据越南媒体透露,陈北河于1956年出生,现年63岁。截至2016年9月1日,死者在越南投资发展银行已经工作了35年。其中,在该银行头把交椅坐了8年零8个月。在越南的银行领域,死者是一名“老将”,讲过很多引起热议的话语。

  除了担任上述职务之外,死者还担任过相关越南与东盟国家投资的协会主席(会长),比如越南投资柬埔寨(AVIC)协会、越南投资老挝协会(AVIL)、越南投资缅甸协会(AVIM)等。

  看来死者在越南金融投资领域,的确是“位高权重”呀。这一摔下来,就不是疼不疼的问题,而是“挂不挂”的问题了,这也难怪“高处不胜寒”之说。

  根据公安机关调查结果发现的新案情,2019年1月8日,越南调查机关C03决定以“滥用信任侵占财产罪”( “Lạm dụng tín nhiệm chiếm đoạt tài sản” ,估计相当于国内常说的“职务犯罪”吧)起诉越南投资发展银行河城支行、忠勇旅游商贸有限公司,而死者有违反相关信用机制,违规给该公司审批。

  2019年3月,越南调查机关决定起诉并拘留死者34岁的儿子陈唯松,并搜查住处。陈唯松是安富集团股份公司的董事长,被以“滥用信任侵占财产罪”( “Lạm dụng tín nhiệm chiếm đoạt tài sản”)进行起诉。

  陈唯松案发起因是位于河静省的牛养殖项目,据悉该项目当时是2015年4月开展,预计2017年投入运营。养殖场占地跨越当地两个县,面积达2163.5公顷(diện tích 2.163,5 ha ),计划产出牛254200头/年,创造就业岗位3000-4000人。只是三年过去了,养殖场的牛还不到1000头,和周边居民散养的牛总量差不多。

  若因为这些罪状,让一代越南金融“枭雄”就此落幕,似乎有些“没头没尾”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本来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,还要怎么摸呢,头还是少摸点,免得头发掉哦,这事你懂的

  Vietnamnet说,死者在2018年1月和7月期间,就两次治疗过肝脏方面,检查出肝癌,在新加坡割掉一部分肝。在拘留所收押期间,也经常服用相关药物。最近几天,因旧病复发,死者显得疲惫。7月18日早上,死者被拘留所的“教官”(cán bộ quản giáo)和医务人员紧急送往105军医院抢救,途中“挂科”(至此,也回答了上文的死亡地点)。

  至于死者对相关案件调查的影响,媒体也大篇幅进行了大胆分析、推测。只是还未发生的事情,我们不便“随风起舞”来讲,这里就不说了。还是那句话,以越南官方发布的信息为准。

  说到这儿,大家或许会觉得,这老陈不就是一名银行高管嘛,估计连越共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,然后在被拘留期间死了。就这么一个人物,也值得越南国内主流媒体头条大肆报道?!

  事出反常必有妖!有不少小道消息称,老陈是越南某位BIG BOSS的得力马仔,倚仗BIG BOSS的势力在越南横行霸道,飞扬跋扈。有媒体用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来形容。小编在此补一句,有时候,咱也不敢说太多,咱更不敢写清楚,大家还是直接看图吧。

  一个国家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说得算,即便是封建王朝,皇帝也会被废黜、暗杀、逼退位,架空等,更何况是现代国家里的一个小小的马仔呢?多行不义必自毙呀!

责任编辑:admin  作者:admin